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联系方法
广告招商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订阅 | 投稿 | 当代名家 | 名家画廊 | 广告 | 公告 | 联系我们 | 编读往来 |
 
   
 

彩墨心语——日籍华裔女画家王荻地的花鸟世界
文/夏硕琦

   
   

    彩墨画家王荻地是绘画大师王式廓的长女。母亲吴咸早年曾在冼星海领导的歌咏团演唱抗日救亡歌曲,解放后任美术研究所党支部书记。王荻地就是在这样的艺术气氛很浓家庭家中成长起来的。
    王荻地自幼在父亲的严格指导下学习色彩、素描、油画。初中毕业后,她立志学画,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习,尔后又进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深造。多年的科班教育,使她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本功。
1978年她和丈夫大长 骁(日本著名水墨画家)定居日本。日本的文化氛围和审美风尚,对王荻地的创作以及艺术风格的形成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影响。若细心体味,可以在她的墨彩画中发现微妙的日本文化的韵致与审美情趣。但就其艺术的格调、气质、风骨而言,母体文化的养育仍占主位。
    我曾戏称他们伉俪是“水墨大使”。因为他们做了大量的中日水墨文化交流的工作。在他们的主催下,曾在日本和中国举办了多次水墨画交流展。他们又在日本组织水墨画会,水墨画馆,教授水墨画技法,曾出版过多本水墨技法书籍,特别是通过日本NHA电视台的连续播讲,在受众中广有影响。大长 骁主要是讲授山水画技法,王荻地则专讲彩墨花鸟技法。我到他们主持的水墨画会交流时,曾经感受了日本人学习中国水墨画的执着与热情。毫不夸张地说,在日本他们有很多学生和崇拜者。
    王荻地的彩墨花鸟画,明丽、温雅、清馨,充满了女性特有的敏感、细腻和爱心。她笔下的小猫咪,那可爱的睡态,甜美安详,简直就是母亲眼目中的“宝宝”在安眠曲中睡着了。母性的慈爱与温情充溢于整个画面空间。她画的是动物,但却闪烁着美丽的人性光辉。女性绘画的独有审美特征,女性社会角色的身份特征在下意识中融入了她的绘画语言与绘画情调中。仔细品味她的一系列以动物、飞禽、昆虫为题材的绘画,如《温暖》、《秋的物语》、《阳光下》、《菜花》等,莫不以女性真、善、美的情感表达为核心和灵魂。
王荻地笔下的花卉是绚丽多彩而又富于情调的,也是有性格特征的。清波涟漪中的马蹄莲,冰清玉润,高洁娇娆;阳光下的向日葵,笑迎丽日,充满自然生命力的辉煌;《白椿》的含蓄娴静,丰腴洒脱;《待》的傲然婷立,孤芳待赏;《梦》的朦胧迷离,充满幻想;特别是《焰》2的潇洒飘逸,而又不失热烈与奔放……这些缤纷的情致、各具特色的性情,是通过墨与彩的相融、相破与合奏巧妙传达出来的。在画家的笔下,一切景语皆情语,用彩墨的语言娓娓动听地倾诉心语。
    王荻地的花鸟画既有传统的承继,又有对西洋绘画的采取。日本著名画家加山 又造评论王荻地的画时指出:“她的画吸收了各种流派的长处,巧妙结合,用笔用墨明快、色彩淡雅,通过充满美的画面意境,显示出这位女流画家独特的‘优雅’”。
    凭感觉、直觉画画,是王荻地绘画表现的主要特征。她的花卉主要不是靠勾勒来表现的,她主要是凭借对物象的感觉与整体把握,用点彩、泼墨技法来表现的。她彩墨并施,有时是墨破彩,有时又是彩破墨,彩墨交响,结构她的华章。她善于用水,以大水分运墨,造成水晕墨章障犹湿的效果,在氤氲的氛围中内涵朦胧意趣。有时又巧妙地以水运彩,形成飘逸、灵动的艺术效果。表现出画家作画心态的潇洒、用志不分与解衣磐礴。她钟爱光和影,运用光和影的组合、变化,造型、抒情,结构美丽、充满意绪的画境,倾吐、诉说埋藏在心灵深处的话语。拜读王荻地的画作,仿佛在倾听她的富于女性气质的心灵独白。

 
 
 
 
白椿2(彩墨画 36×52cm,2004年)
 
春暖(彩墨画 62×44cm,1997年)
 
春阳(彩墨画 41×44cm,2002年)
 
春韵(彩墨画 49.5×34.5cm,1997年)
     
 
《美术博览》创刊号·卷首语 | 《美术博览》电子版序 | 《美术博览》背景